不仅仅是因为地理环境有所改变
添加日期:2021-01-28 23:02
作者:12博官网
浏览次数:[]

  封魔岛唯一的一片刺梨林里,自从蓝剑异变之后,从浮摇那里得知蓝翼海龙兽在自己异状时似奔雷般咆哮了一声,他就立刻带着浮摇来到了这片刺梨林子里,原因无他,只有在这里,杀手的直觉才告诉他完全安全。

  如今到了安全的区域,蓝剑可以更加放心的去修炼,去突破。此刻他的体内,正有万千道看不清的光影,在冲击着一个似乎真实存在却又难以道明的瓶颈。

  如果有人能进入蓝剑的神识海,一定可以看到一副瑰丽的画面,万千颗流星拖着长长的光焰,划过天际,坠落在一层隐隐的乌黑薄幕上。

  蓝剑咬紧牙关,虚幻的光影前赴后继的冲向那薄幕,飞蛾扑火,有死无生,但是当飞蛾的数量无比巨大,难道不能扑灭烛火吗?

  薄幕带着一层明灭不定的阴光,乃是阻止人类前进的自然封印,很多人冲破不了,所以受生老病死的折磨,也有少部分人可以突破,从而拥有令大部分人望尘莫及又羡慕的能力。

  “咔嚓”,一声轻响,就像在宁静的夜里,玻璃杯打破在地的声音一样,薄幕在蓝剑的不懈努力中终于破碎,宣告蓝剑正式跨入了行者的行列。

  在这一瞬间,蓝剑觉得整个世界变了,很多奇妙的东西不再奇妙,难解的问题不再困难。

  世界变得更加通透,在不一样的境界里,感受到的东西自然不能同日而语,蓝剑有很多新的想法,原来那些对未来的打算又有了新的决定,但是有一点是不会变的,那就是自创修法,这是蓝剑已经决定了要自己走的路。

  “虽然说我很是不解,但我还是要恭喜你!”浮摇停止了自己的修炼,祝贺了蓝剑一下,一般有人突破的时候,都会有这一丝奇异的能量产生,所以本就一直留意着蓝剑的她在发现蓝剑突破的一瞬间就送来了祝福。

  “多谢。”蓝剑没有多余的话语,一句“多谢”足以表达他的谢意,没有任何的兴奋或者高兴,蓝剑直接开始了新境界行者一芒的修炼。

  只是才修炼了小半个时辰,蓝剑就深深地皱起了眉头,他以前也感觉的到,行者的修炼速度会很慢,但是也没有想到会如此的慢,比之之前慢了不止千万倍。

  蓝鸾于万里之上当空舞翅,洒下一波又一波的光辉,将封魔岛笼罩在内,使得岛内生机勃勃,兽吼阵阵激越,林木片片飘柔,偶尔海风拂过,还有无声落花纷飞,一派荒野盎然的样子。

  封魔岛上,溪水西流,微风东吹,五日一风,十日一雨,时间如逝,转眼间就过去了一个星期。

  浅浅的蓝华临空喷舞,就像泼墨画一般泄满半片刺梨林,蓝剑坐在刺梨木上,缓缓的出手,又慢慢的收回,自从他突破至行者之后,修炼的速度就慢了下来,而且慢的让他伤心。

  修者七芒与行者一芒两个不同境界不同的层次,看起来蓝华的颜色似乎变得更淡了,但是境界的不同导致了它们本质上的差异,蓝剑清晰的感觉到,行者的实力比修者强了多少,每次使出的浅蓝色光芒其实都蕴含着一种微妙不易觉察的神意在里头。

  那种神意说不清道不明,但是却实实在在的存在着,不同境界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一个大人与一个小孩的差距一般。

  小孩不管是持剑还是扛刀,都不可能是拿着木棍的大人的对手,等到大人到了挥刀舞剑的时候,与小孩的差距会更大。

  这就是不同境界给人带来的不同感受,蓝剑理解不了那种神意,问浮摇也得不到答案,浮摇还反过来告诉他无需多想。

  可蓝剑偏偏要去思考,想要去刨根问底,而浮摇则认为那理所当然,没有多余的想法,明显蓝剑思想档次就比浮摇高上很多。

  当然,蓝剑作为一个外来者,并不了解光州的一切,当然就没有浮摇那种根深底裤的思想观,就像当年的清朝百姓,觉得留长辫是件很正常的事一样。

  当别人都在使用拖拉机的时候,你在思考它的工作原理,以制造汽车,你的那种档次自然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拟的。

  蓝剑经过了与浮摇的交流之后,他终于明白究极所说的“经历了那么长的时间而光州始终难以出现个像样的人物”是为什么了,不仅仅是因为地理环境有所改变,灵气少于远古时期的限制。

  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即使如浮摇般天才的人物都把一些值得深思的东西当成是理所当然的,这样的情况下,光州想有进步都不可能。

  根据浮摇的经验以及自己的实践,蓝剑发现不管意念怎么控制,进入体内的蓝华始终难以聚集在一起形成漩涡,而且他还是在修炼行者中最容易的一芒,每天无论如何努力也只能进步那么一点点。

  知晓了进步维难,蓝剑开始抽出大部分时间来创造功法,他希望可以打破修炼史上的规则,创出可以快速修行的方法。

  当然这种行为在浮摇的眼中他就是在找死,在浮摇的思想里,有的方面的确不能墨守成规,但有的方面如修炼,必须循规蹈矩,尊崇先辈的脚步,踏踏实实地来,否则极度容易误入歧途。

  当然,浮摇的观点在蓝剑的脑子里就是一个词:愚昧。他有着有力的佐证,古人如究极,修炼的时候没有功法,他们是自己领悟功法修炼的,但是修炼的速度却是今人的十倍以上,他还深深的记得究极曾经说过的话,“老夫当年十岁时便可挥手崩山,抬脚破云。”

  难道究极的修炼与现在的修者相同吗?当然不可能,否则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那么小的年龄就有那么可怕的实力,那么蓝剑自然而然地就回到了当初自己打算自创功法的路上,古人可以做到,今人为何不可。

  蓝剑不是一个墨守成规的人,在他还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看尽了人间的丑恶,饱尝世间的冷暖,所以他一直都不想做一个与常人无二的人,他要做自己,做一个与别人不一样的人,在他的所作所为中当然就会有许多让浮摇感到匪夷所思的地方。

  如何才能快速的凝练体内的光华,使之形成漩涡呢?蓝剑不停地演示,蓝华在他身边吞吐聚散,时而如百川归海,吸入体内;时而如火山喷发,窜出体外,每一次演示,蓝剑总会有不同的感悟和理解,尽管他的眉头一直都紧紧地锁成山川,尽管一次次的失败让他难以接受,但是蓝剑一直没有放弃。

  蓝剑正绞尽脑汁思索着关于自己创出修法的问题,可是这个时候,整座封魔岛突然动了起来,蓝剑感觉身子一轻,封魔岛下沉了。

  “怎么回事?”蓝剑看向了另一棵树上的浮摇,并没有多么的激动,只是很随意的问道,早已进入了一种不为外物所动的境界。

  “封岛了。”浮摇似乎也和蓝剑一样,对这些一点也不感到吃惊,淡淡的回答着:“又一个百年的轮回开始。”

  魔岛下沉速度奇快无比,海水顿时铺天盖地的带着千钧之威从四周挤压而来,之前还淡定的两人刹那间都脸色大变,此刻的千钧海潮宛若一座大山当头压下,天河坠地,又如千军万兽席卷而来,封住了四面八方,两人根本没有躲闪的可能。

  “嗡”的一声,一层可见的水蓝色薄幕顷刻间笼罩了整个魔岛,这个时刻,封魔岛的不凡之处终于展现了冰山一角。蓝剑看的清楚,这道水幕是从当初那座高插天冥,给人不可逼视的圣山方向飘荡出来的。

  海水沛然直下,撞在那水幕上,哗啦啦的响声如同万千焦雷炸响,蓝剑浮摇两人都紧紧的捂住了耳郭,可是细心的蓝剑却发现那声响其实并不是海潮撞击水幕产生的,而是它们之间互相碰撞带起的。

  海潮可谓是声势浩大之极,但却无法冲破水幕的阻挡,只能让其不停地晃动罢了,水幕给人的感觉就好像完全不费力的就挡住了那千钧之威般。

  可是水幕晃动却让蓝剑有一种错觉,那似乎并不是一层水幕,而是一个个手持金戈的战士,排成无比奥妙的阵法合力打乱了海潮灌下的节奏,让海潮的步伐出现了紊乱,力量削弱到了最低点。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错觉,蓝剑看着那粼粼跃动的淡淡蓝色波光,茫然间似乎有一种明悟与他擦身而过,来不及抓在手中。

  @书本网 .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一经核实,书本网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12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