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调查|网红主播的8小时:嘴巴不能停 忙到没
添加日期:2020-11-18 01:45
作者:12博官网
浏览次数:[]

  夜幕降临,人们匆匆归家之时,主播臣吉的工作才刚刚开始,走出直播间时往往是深夜。

  在高楼林立的CBD商圈,从外面看这座写字楼,房间像蜂窝一样鳞次栉比排列着,在楼宇之内,有许多像臣吉一样的年轻主播,昼伏夜出,随着双十一狂欢日的临近,主播们进入冲刺阶段,一天直播8小时甚至10小时以上。

  主播臣吉的直播间在万达B座19楼,三百余平米的房子被分割成七八个直播间,一进门的大厅角落里,一捆捆网线缠绕在网络机柜里,路由器闪烁着光。胖刺猬传媒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员说,由于多个主播同时在线直播,所以直播间对网络的稳定性要求很高。

  下午4点,运营金龙调试好直播设备,与运营团队做好最后的细节确认后,臣吉走进了过道尽头的直播间,他一般提前半小时到达直播基地,在开播前,臣吉坐在休息室里喝了大量的水,容量1000ml的水杯,他一晚上要喝四杯。

  仿家居风的背景墙把十几平米的直播间营造出家的氛围,臣吉今晚的直播和家电有关。“欢迎大家来到直播间,我是主播臣吉,”他坐在白色藤椅上,面对镜头,迅速进入工作状态,背后电视柜上摆放的一款热销电视,就是今晚他长达4小时的第一场直播里唯一的讲解对象。

  一位工作人员悄悄地走进来,在一旁递给他新的道具,边做手势边低声提示他更换手举牌,牌子上写着这款电视的优惠力度,主播可以举起牌子活跃气氛。

  “这款电视使用4K超高清智慧屏,搭配4K HDR高动态的画质提升技术,深度解码能有更清晰逼线红包。”臣吉直入主题,介绍产品的性能和优惠,对于主播来说,前几分钟非常重要,这决定了观众会不会留在直播间,进一步影响到该场次的成交额。他把电视的功能反复演示了几遍,确保观众无论什么时候进入直播间都不会错过重要信息。

  铿锵有力的话音填满了直播间,每个主播都有自己的风格,隔壁直播间也在讲解电视,主播的风格与李佳琦相似,语调有强烈的起伏和节奏,母婴产品的主播声音明显轻柔温和许多。

  今年双十一,无论是天猫、京东等传统电商平台,还是抖音、快手等自带流量的新生平台,重心都转移到直播带货上,官方旗舰店对主播的需求也越来越大,从10月20号开始,臣吉几乎排满了直播,工作时长随之增加,有时甚至连续直播12小时。

  晚上7点45分,臣吉揉了揉眼,外卖到了,金龙发微信喊他吃饭,并替他直播一会儿。直播间外飘来一阵烟味儿,一位主播在走廊尽头点燃了一支烟,“如果不是连续直播,每场直播的间隙,主播可以稍微休息一会儿。现在太忙了,抽一支烟能提提神。”一位工作人员补充说,“我之前准备过清凉油,也很管用。”

  连续直播时间长,臣吉偶尔也会犯困,有一次差点在直播间睡着,“当时意识已经在一种不太清醒的状态了,突然清醒过来的时候,根本不知道我在前一秒在讲什么,我看到直播间有人在回复‘谢谢主播的讲解’,整个人感觉很懵。”

  “月初的时候我买了三四盒润喉糖,现在还剩一盒多点儿。”休息的间隙,臣吉递给刚下播的同事一块润喉糖,相比进入直播间时,臣吉的声音有一些沙哑,“主播们平时也会吃润喉糖,但是不会像双十一期间消耗这么大。”角落的饮水机旁边放着大家的水杯,有些主播冲泡了胖大海和菊花茶。

  “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打在评论里,马上有优惠券发放,大家可以先付定金……”运营金龙坐在直播间,轻车熟路地说着主播词,臣吉在这个空档吃了两口晚饭,又快步回到直播间,今天的晚餐是烤鸭,一位工作人员边蹲在地上吃饭边开玩笑说,“今晚是特殊情况,以前可没这种待遇啊。”

  “大家好,主播回来啦!有什么问题欢迎跟主播交流。”这是备战双十一期间直播的常态,运营已经成为“半个”专业主播。镜头之外,运营随时待命,在臣吉眼里,主播和运营有点像是“共生”关系,缺少了彼此都无法完成工作,很多时候需要相互协调。

  晚上8点,已经为电视品牌连续直播四小时的主播臣吉要换到另一个品牌继续直播,他走出第一场直播间,另一位主播立刻接上,这是直播间绝对不能断播的行规。臣吉匆忙去了厕所,接下来仍是4小时不间断的直播。

  穿过走廊,两侧的房间内传出各种介绍产品的声音,现在正是直播的黄金时间段,仅这一家公司就同时有5个电商主播在线上。在新的直播间,运营金龙已经提前将直播间设置好,“欢迎来到直播间。稍等,主播现在进一下直播间。”在金龙说话预热的时候,臣吉给他的水杯再次接满了水。

  距离双十一还有一天,电商直播已经进入白热化,人员紧张,现场5个主播只有金龙一位运营负责统筹,不仅要处理后勤工作,还要在主播暂时离开时补位,金龙连吃饭时都是边处理消息边狼吞虎咽,随时看着各直播间的情况。

  “我现在就是什么都会,主播需要上厕所时会跟我说,我就过去替一会。”金龙在这里的一晚中,时而去家电直播间介绍电视功能,时而又出现在母婴直播间,去给奶粉品牌抽奖,一进场就进入了主播的状态,各种台词信手拈来,主播的工作对金龙来说已经非常熟悉,数个小时中他几乎都没有坐着接受采访的时间,往往在刚想休息的时候又有情况要处理。

  “以前做运营,就是负责主播们的日常安排,现在不仅要是文案、设计,还是半个主播,因为时间赶,来不及找别人,自己能干的就都自己干了。”金龙笑着说道,随手熄灭了一根烟,一晚上,金龙要抽将近一盒烟。

  一开始,金龙的工作是了解每个主播的形象定位,给他们安排相匹配的品牌项目,并负责协助他们了解产品,还会做排期和月度总结等行政工作。而现在,不仅要做原本的固定工作,他还学习了PS,平时制作海报和背景图已经不需要设计就能完成。开播前往往是他最忙碌的时候,拍摄短视频放到平台预热,把每个直播间的设备提前调试好,设置直播间背景,做好优惠券等福利的发放准备。一个电商直播的运营策划已经成为全能的直播达人。

  据最新《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6月,我国电商直播用户规模达3.09亿,较2020年3月增长4430万,规模增速达16.7%,市场连续七年保持全球第一。今年是我国电商直播的井喷之年,发展迅猛,直播已经成为电商的标配。主播需求激增,尤其双十一期间更是各个品牌的直播高峰,在金龙所在的公司,旗下好多主播都去了北京、杭州等地出差,本就负责排期的他因为人手不够也开始四处寻找支援。

  “小爱有空吗?我这有场直播找不到人,找广州那边的也没时间,她能过来帮忙吗?”金龙一边盯着电脑屏幕的排期表一边对着手机说道,挂掉电话后,金龙又开始忙碌起来。

  从10月20日开始,电商直播就已经进入双十一的备战状态,每位主播一天都要直播6-8小时,时间最久的要连续直播12小时。金龙说,这样的工作状态将一直持续到11月15日。

  “这11月刚过几天,这个月的KPI都快完成了。”主播臣吉笑着跟运营调侃,这是他连轴转的第20天,每一天都至少要不间断直播8个小时。“我接触的品牌都会定不同的销售业绩目标,到目前为止,已经完成了80%到85%左右吧,但这个月才过了三分之一。”臣吉向记者透露。

  下午2点,主播殷小姐开始了母婴产品的直播,她将要播4个小时不停歇。到下午5点,三个小时就已经达到5万的成交额,远超之前的销售业绩。“像这个品牌,6·18那天直播成交额是150万,而双十一期间一天就能达到200万。”

  每天高强度的工作已经是电商直播行业双十一期间司空见惯的现象。“其实对我来说影响最大的一是作息,二是社交。基本上在这段时间里,每天都要到凌晨,现在直播间的观众睡得晚,晚上是黄金时间,凌晨也有很多人在看。再就是自从我开始做直播,已经很少跟朋友聚了,因为晚上工作,白天要休息补觉,大家的时间根本就错开,见也见不着。”臣吉无奈地笑笑,“有一个朋友跟我约饭,约了三个月了,到现在也没有见上面。”

  主播们是双十一冲锋陷阵的斗士,而运营则是幕后的参谋员,他们同样每天也在跟着主播的工作时间而忙前忙后。

  “今天应该跟到凌晨两点,到家差不多四点睡觉吧。”金龙说道,从10月底到现在,几乎每天都要到凌晨两三点,“我都好久没遛狗了,等回去我要先遛狗再睡觉。”金龙与舍友合租,还养了一条可爱的柯基,但是这半月几乎都没有空待在家,除了睡觉。“凌晨到家,基本我都会睡到下午,然后再来上班。”如此循环,金龙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作息,工作起来充满热情。

  快到晚上8点的时候,要进行直播的胡小姐到达公司,她刚到就跟金龙聊起排期的事,“可以给我多排点时间,我不累,不想休。”在这些主播中,运营会根据品牌要求和主播特点来进行项目的匹配,每个人负责的商品品类都不同,而在双十一这个全民狂欢购物的节点,交易量必然都会有增加,很多主播也想在这段时间拼一拼。

  “你还不累吗?你看我,白头发都多了。”金龙笑着调侃,一只手拨弄起长出白发的后脑勺。金龙做过很多职业,最终还是回到电商直播的行业。“以前做过无人货架,也是当时的新兴产业,一片红海,一月月的干到凌晨两三点也不喊累,那时候特别拼。”后来,就像每个新兴行业一样,资本的进场让许多小企业无力竞争,结果不了了之。

  金龙依然是个斗志昂扬的年轻战士,在采访中一直没有停过手中的工作,还要给主播解答他们的问题。刚在座位上喘口气的功夫,手机“叮”的响起,“啊天哪!我又被拉进一个群!”

  金龙又要开始新的工作对接,“现在最害怕的就是手机铃声。”金龙吐槽道,旁边的运营助理也附和道,“拉群就是意味着新的项目要开始了,一个接一个的工作不断。”

  回到直播间,臣吉的大脑又开始高速运转起来,他需要不断输出信息和接受外界的反馈。第二场直播刚开始十分钟,直播间就涌入了近千个观众,屏幕对面的观众发弹幕“求解答”。

  直播间里的提问不断,臣吉一一给出了解答,很多问题一晚上要重复回答很多遍,有些观众对产品很了解,会提出专业性很高的问题。今年双十一,臣吉感受到了一个明显的变化,之前消费者更多地被商品页面的优惠吸引,而今年目光更多地投向了直播间,省去了自己反复计算优惠打折的麻烦,在直播间完成提问和下单的全过程。因此主播兼顾了品牌“客服”的身份,要对产品的性能、使用方法,甚至零部件都要了如指掌。

  “大家购物时会先到直播间了解产品,主播有了双重身份,相当于线上客服,大家和主播的交流更加贴近,可以一对一回答问题,解答产品方面的各种疑惑。”

  臣吉介绍到,并且他认为,主播在直播时,不能只空泛地说“我觉得这个产品很好我推荐购买”,而应该是切实地讲出这个产品为什么好。从性能、配置、功能、型号,到各种优惠、到手价格,都是主播所要讲解的内容,这样才能让大家真正地感觉到直播间购物的优惠和方便。

  品牌方确定脚本的时间有时会直逼直播的时间。在项目席卷而来的情况下,在直播的前一天拿到脚本,甚至直播当天才拿到脚本,对主播们来说并不罕见。当提前熟悉产品、了解基础数据的时间如此紧凑时,主播很难了解到太过详细的内容,所以临场反应显得至关重要,需要主播具有强大的语言组织能力和思维逻辑能力。而如果出现主播对于产品不够了解的情况,那便需要主播运用一定的对话技巧。但对于臣吉来说,他的第一原则是在直播间里对所有的观众做到真诚。“并且我应该是少数的,会在直播间告诉消费者别买的主播。”臣吉笑着说。

  除了必要的产品介绍,臣吉会针对部分产品去扩展一下话题,甚至有时候会扩展到一些生活观,包括一些消费观念。可以聊的话题非常多,但最重要的还是产品本身。聊一些其他的,观众爱听,大家在直播间里相互交流也非常让人愉快,但推介为观众好的产品、讲清楚产品的性能和优惠,始终是主播的第一要义。”

  晚上11点,臣吉还在直播间慷慨激昂地介绍产品,一直要盯着手机看观众的评论,实时解答问题,偶尔会低下头揉揉眼睛,然后又抬起头继续直播。

  午夜12点,第二场直播结束了,臣吉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走出直播间时,另一位主播来上班了,他的直播一直到凌晨2点结束。

  今年大半年,臣吉每天的行程都是从家到公司。“复盘工作一般都是由运营来进行的,所以其实在我们公司来说的话,首先要考虑的还是保障直播的正常运行,在这个时间段,不管是运营、主播、还是文案,工作强度都是特别的大。”

  因为直播时一直保持高度兴奋的状态,回到家也很难快速的平复心情,所以经常需要一段时间缓冲,而这段时间往往是一个小时以上,臣吉会看看电视剧、电影,或者做做手工。

  “其实我觉得压力吧,倒没有说特别大的压力,主要还是身体的超负荷。因为很多时候品牌方也会根据市场状况随时调整排期,所以其实我们的这种直播时间也会随时进行调整。比如当天通知你在几点钟去临时加播一场,这种情况也很常见。”

  从10月初开始,大家都处于连轴转的高负荷状态,臣吉有一个同事10月份一天也没有休息过,双11之前会有很多一天连播12个小时的状态。而幕后的工作人员与主播一起都在奋战,这期间的直播行业没有“加班”的说法,这种强度已是常态。

12博官网